1. <acronym id="sfaqz"><legend id="sfaqz"></legend></acronym>
      <var id="sfaqz"><rt id="sfaqz"><big id="sfaqz"></big></rt></var>
      <var id="sfaqz"></var><acronym id="sfaqz"><form id="sfaqz"><mark id="sfaqz"></mark></form></acronym>
      1. <acronym id="sfaqz"><form id="sfaqz"></form></acronym>

          1. <var id="sfaqz"></var>
          2. <acronym id="sfaqz"><form id="sfaqz"></form></acronym>
          3. 當前位置:主頁>原創天地>都市言情>

            走不掉

            時間:2018-10-26 16:23來源: 作者:木monster 點擊: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分別總是在九月,回憶是思念的愁····”

            他踏上前往異鄉的火車,回頭,沒有回頭,只有孤獨的身影。他知道這一去便只有一切的結束,是一個新的開始,應該是這樣的,至少他是這樣認為的。

            在這趟火車上,除了歸家的異鄉人,就是他這樣將要成為異鄉人的人。九月,天空飛舞著絲絲細雨,給炎熱的大地帶來絲絲涼意。

            列車緩緩駛出車站,離開了這座生他養他的城市,回首望去,滿城霓虹,還是那么美麗,五顏六色的燈光,給這座充滿柔情的城市更添幾分絢麗。漸行漸遠,燈光越來越小,如點點螢火,在烏云之下閃爍,最后消失,如夢如幻。他可能不會在屬于這個城市,這個城市也將與他無關,這個城市的人,可能也將與他無關,就如同樹葉一樣,飄落之后,這個城市只是他的根而已。但是,關系已經沒有多重要了。如同生命中的某些人一樣,可能只是匆匆過客,輕輕地來,輕輕地走。也可能不是輕輕地來,但走,卻是無聲無息。

            “風雪夜歸人”可能再也不會歸來。

            鳳平,平凡的名字,和它的主人一樣平凡,只是蕓蕓眾生的一員。

            坐在這離家的列車上,鳳平表現的異常平靜,面無表情,內心,有一絲絲慌亂,也許是對未知的未來的害怕,恐懼吧。對那個城市,那個家,那些人,沒有多少眷戀。對那個城市,十幾年的記憶,記住的只有它的名字。那個家,沒有所謂家的港灣的溫暖,有的只有一點點的愧疚。那些人,有些事,也許劇本早就寫好了,那么多的例子,最后,有好結果的,屈指可數,而他,那美好的少數無他,畢竟那是少數,有他的,只有那可憐的多數。可能有些人不覺得可憐,對他而言,可憐至極。

            無神的望著窗外,懷中抱著屬于自己的東西,那就是他少的可憐的行李,離家的時候,本想把和自己有關的都帶走,卻發現有關的很多,屬于自己的不多,最后就把自己的記憶帶走了。

            窗外可能正好是微風細雨吧,對于九月,這是上天最好的恩賜了。可是上天對他的恩賜在哪?曾經以為,她就是上天個給他最美好的禮物,現在卻離他而去,如此果決。

            看著這細雨,如同一根根針,扎進了他的心里,千瘡百孔,血如泉涌,鮮血淋漓。

            送他進站時,她背影,轉身離去時,那個孤獨的身影,他看著她離開,隨著進站的人流,緩緩前進。他想“只要她回頭,就一定留下來,義無反顧的留下來,只要她回頭,哪怕只是看他一眼。”可是,那個低著頭緩緩踱步的人,始終沒回頭,他知道,她舍不得他離開,只是她太懂事了,過分的懂事,讓人心疼。她知道,這是他的選擇,他的夢想,他要去實現自己的夢,自己不能任性的要求他留下,她不知道這是她的權利,因為這是愛,不應該有距離的愛。

            他可能不知道,她的踱步,就是在等他的呼喊,哪怕是輕輕地一個“喂,我要走了。”她就會和他一起,追隨他到天涯海角。可是他喊不出口,因為在等她回頭。她也不會回頭,在等他的“陪我一起走。”

            可能他永遠都不會明白,“夢想在哪都能實現,而她只在這里。”


            頂一下
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0%
  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0%
        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  分享到: 更多
            啪啪在线综合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