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acronym id="sfaqz"><legend id="sfaqz"></legend></acronym>
      <var id="sfaqz"><rt id="sfaqz"><big id="sfaqz"></big></rt></var>
      <var id="sfaqz"></var><acronym id="sfaqz"><form id="sfaqz"><mark id="sfaqz"></mark></form></acronym>
      1. <acronym id="sfaqz"><form id="sfaqz"></form></acronym>

          1. <var id="sfaqz"></var>
          2. <acronym id="sfaqz"><form id="sfaqz"></form></acronym>
          3. 當前位置:主頁>原創天地>都市言情>

            故事

            時間:2018-11-03 16:18來源: 作者:昨日今生 點擊: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秋雨淅淅瀝瀝,綿綿柔柔地下著,水珠順著玻璃窗子一頓一頓地滑落。

            街道的角落里頭,一只黑貓“喵喵”地叫著,臟兮兮的與墻角融為一體,全身的毛都濕漉漉的,綠色的瞳孔睜著圓而大。

            “哎呀,這里有只貓。”少女驚喜地將傘移至貓的頭頂,肩膀的一側輕輕觸碰著雨絲,能看見傘面的小水滴滾落,于無聲處濕潤了少女的發梢。

            慢慢彎下腰,她用手小心翼翼地靠近小貓,蹭了蹭貓咪的耳朵,然后輕輕地將貓咪攏在膝蓋上。

            “喂,小胖子,你在干嘛?”自行車剎車聲很輕,接近傍晚,路燈開始放射柔軟的光,女生抬起頭微微瞇了瞇眼,心里有點生氣。

            “問你話呢啊,小胖子!”懶懶的聲音有點沙啞有點清亮,女孩抬頭看見男生換了個姿勢靠著自行車,頭發已是全濕。

            “說了不許叫我小胖子了!你又出去野了,奶奶看見了準得說你!”抱著貓女孩站了起來,轉身往后頭亮燈的樓小跑了幾步,卻又停了停,從口袋里掏出塊手帕來遞給了后頭的男生。

            “擦擦吧,哼!”說著,女生低著頭跑走了,耳尖有一點點紅,像是樓下鐵門上斑斑點點的紅漆,不多卻剛剛好,帶著羞澀。

            男生沒有追上去,低頭捻了捻手里的手帕,耳尖飄去一抹粉紅,再接著才把手帕放進兜里,吹了聲口哨很是愉快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自行車的輪子碾過濕漉漉的小石子,在泥濘的水塘里穿過,又聽見剎車聲混于雨聲,天空有點偏橘黃,像是太陽的余暉在烏云背后奮力地試圖沖破。

            樓道里的燈熄了又滅,哪家的混小子又被老人敲了腦袋,被數落著喂了一口熱湯。

            雨里又似乎聽到一聲哼笑,很輕很輕,宛如秋夜的雨,像拉絲棉花糖,一縷接著一縷,很軟很甜。

            時間纏綿,像是膠著的兩條螺旋狀曲線,分分合合,洋洋灑灑延展著,一晃就是好多年;又或許時間從未流逝,因為某種意義上它也沒有確切帶走什么,分開什么。

            “大黑,不許跳上跳下!”男人有些氣急敗壞,剛進門就看見房子里亂糟糟的,剛買的多肉盆栽整個頭朝下磕在地板上,陶片碎了一半,周圍是棕色的泥土訴說著植物內心的悲傷,一如男人心里的抓狂,更不要說到處的紙巾飄飛了。

            等到傍晚女人進門時,收拾好一切累癱在沙發上時,卻在模模糊糊的燈光下感覺到沙發墊的一側隱約有線條飄來飄去。幾乎是一瞬間的爆發,女人腦內兜兜轉轉一圈,就猜到了發生的一切。

            “這只貓叫啥名字?”男孩突然湊上來,隔著不遠不近的距離邊逗弄著小貓邊漫不經心地問著。“喂,傻了呀?小胖子,我問你話呢。”

            女孩許久沒有說話,默默挪動了步子,耳尖尖帶著點紅,等離得遠了些才張牙舞爪地叫道:“別叫我小胖子,你是豬嗎?不可以記住我說的話嗎,它叫莎莎!伊麗莎白小可愛!”

            “嘖,說就說唄,離那么遠干啥?”男孩說著拎起小貓的后頸,將其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就笑道:“小貓很可愛啦,借我帶著出去兜風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站住啊,小貓那樣不穩的,要是出事了你就完蛋了!”

            “別急呀,我會捧在手心里的啊。”

            “騙人!”

            男孩回頭瞥了一眼,看見女孩放心不下追來的身影,低低地笑出了聲。

            他只是想帶她出去兜風。

            沙發墊子果然是被撓了,說了很多遍早點買個新的貓抓板,莎莎早就厭棄原來那塊了。女人這么想著不由犯了困,迷迷糊糊就睡了過去,再醒來時身上蓋著一件軍藍色的運動外套。

            “醒了?我把飯做好了,來吃吧,也近七點了。”男人說著拿了杯溫水過來,“先漱口,再去洗手吧。”

            “討好我呢?以為紙巾換了新的,沙發墊那一側翻起的毛毛揪掉就好了?”女人接過水杯,眉間帶著狡黠說道,“你做家務還是毛手毛腳的,盆栽里頭掉出來的泥粒沙發腳旁還有一小堆,我躺在沙發上看的一清二楚呢!”

            “這不是大黑……”話音未落,男人感受到自己被瞪了一眼,立馬改口,“那個莎莎?莎莎明明是只貓,而且好不容易十歲了,你說咱們養的也盡心,怎么就還這么淘氣呢。”

            “說了別亂叫,大黑大黑,多土!你是豬嗎,還記不住,都十年了。快點,吃飯了!”女人嬌嗔著,起身去洗手。

            男人笑著點了點頭,向餐廳走去,腳上掛著一團毛絨絨。

            “哎喲,小祖宗,不高興了不也大黑大黑的叫著,給她得意的。還有你,一只貓跟只小狗似的,老抓家里的東西,飛天竄地的,也給你能的。”嘴里咕咕噥噥著,男人給貓做了份魚松。

            窗外又下起了雨,不大,剛剛好的樣子。小區里的燈是橘黃色的,有行人匆匆走過,雨刮器在車前玻璃上舞動,女人不由有些困乏,往座椅墊子上蹭了蹭偏過頭打了個哈欠。

            “困了?”男人看了眼時間,將音樂換成鋼琴曲,伸出手攏了攏女人的外套,“要不你瞇一會,大 黑我給送去朋友家了,反正飛機凌晨,也趕得上。”

            “嗯。還有……”女人含糊不清地說了些,卻在氤氳的水汽中,隨著車外風景的遠行漸漸睡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秋雨呢喃,雨絲悠哉悠哉地飄落。

            女人嘴角掛著笑,大概在做著好夢。

            “胖子?干啥呢,你的快遞我剛順路給你帶回來了。”筆觸未停,我看了眼掛鐘,走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“今天回來這么早啊?”我順手拿過你的大衣,未關上的門外幾縷秋風擠了進來,微涼。你些許注意到了我還穿著薄長袖,趕忙拉上了門。

            “這季節,容易感冒的很,你給我注意點。今天的文章寫完了?要不我們外頭吃?”

            “好,我去換個衣服。”我笑著進了房間,心里蕩著個小秋千,歡喜的緊。

            我想,故事里的她和他是幸福的,因為他們來源于我們。


            頂一下
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0%
  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0%
        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  分享到: 更多
            • 上一篇:走不掉
            •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        發布者資料
            昨日今生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: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:2018-11-02 17:11 最后登錄:2018-11-02 20:11

            推薦內容

            • 我是一葉小舟

              我本是深山里的小草,因一時貪戀大海的浩瀚,終變成了一葉小舟,在廣闊無邊的海面上飄蕩,...

            • 尋找自己的風采

              愛因斯坦說:“當你把學校教給你的東西全部忘掉之后,剩下來的才是教育。”誠然,我已...

            • “足球”對我來說意味著什么

              一群而立之年的男人們,我們不再自嘲自己橫溢的腰圍,不再嘆息自己縮水的球技,只是在...

            • 我和我的父親--寫在2012年父親節

              我的老爸,是我生命中遇到的第一個男人,也是我這一生永遠放在首位的人,和媽媽并排。...

            • 阻擋你改變的四個“小鬼”

              不管你愿不愿意,改變總會來的。如果你有準備,就會按自己的方式去改變;如果不,就等...

            • 幸福,從心開始

              上重點高中、進名牌大學、出國、進一流企業或做公務員。這是這個社會給我們框定的最完...

            啪啪在线综合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