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acronym id="sfaqz"><legend id="sfaqz"></legend></acronym>
      <var id="sfaqz"><rt id="sfaqz"><big id="sfaqz"></big></rt></var>
      <var id="sfaqz"></var><acronym id="sfaqz"><form id="sfaqz"><mark id="sfaqz"></mark></form></acronym>
      1. <acronym id="sfaqz"><form id="sfaqz"></form></acronym>

          1. <var id="sfaqz"></var>
          2. <acronym id="sfaqz"><form id="sfaqz"></form></acronym>
          3. 當前位置:主頁>原創天地>都市言情>

            安居樂業

            時間:2018-12-30 15:42來源: 作者:毛小毛 點擊: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   等我倆老了/走不動了/我想要有一個窗臺/坐在窗臺/聽秋風落葉/我輕輕拉著你的手/看著北雁南飛/想象滿山紅葉

            雞鳴已經過了第一遍,小木匠輕輕掀開被子,這是結婚時妻子母親親手縫制。半掖著被子,躡手躡腳地穿好衣服,生怕打攪了妻子的美夢。

            收拾妥當了一切,小木匠又慢慢地給妻子蓋好被子,還不忘在額頭上輕輕地啄了一下。妻子喃喃自語了幾句,小嘴不時地吧唧一下,可愛極了。看著熟睡中的妻子,臉上滿是笑意。妻子秀美的臉龐,伴隨著床頭昏暗曖昧的燈光,更是充斥著一種朦朧美。

            臥室的門輕輕地被打開了,小木匠不時地回頭看了看妻子,他太愛她了,以至于連睡覺都不忍心打擾她。

            打開客廳的燈,眼睛有點不適應這突如其來的光亮。摸索著,緩慢前行。好一會兒,小木匠才從這黑暗中的光亮適應過來。

            小木匠走進了倆孩子的房間。是的,是他和妻子愛的結晶,也是他的兩個小寶貝兒。

            打開房門,小木匠不禁皺了一下眉頭,緊接著又滿是笑意的走向床沿。調皮的小子又把肉嘟嘟的小腳丫子伸向了姐姐的嘴邊,姐姐微皺的眉頭透露著些許的不滿。

            小木匠動作慢慢地拿開了小兒子的腳丫子,小家伙不滿的扭動著,又把腳丫子放了回來。無奈的笑笑,他又輕輕地為女兒撫了撫額頭上碎發,親了親她白白胖胖的小臉蛋。

            今天不親小子了,算是,算是他把腳丫子放錯位置的懲罰。小木匠在心里默念道。但看到這小子允吸著手指的可愛小嘴,又情不自禁地親了一下他的臉蛋。

            待看完妻子和孩子,小木匠來到庭院時,天空已經露出了魚肚白,天亮了。

            又是新的一天。狠狠地吸了一口早上清新的空氣,走向了庭院中的一個小家具作坊。期間想了想今天的工作。兩套桃木沙發,一套桐木組合柜,幾個小茶幾。對了,還有兩個寶貝兒的小木馬。

            這是老木匠親口答應給孫子孫女的,還不準小木匠插手。老木匠真是太喜愛這兩個小家伙了。自己親自動手給倆小家伙做了一個秋千不說。這不,又耐不住兩個小家伙的泱泱。就答應了再給他倆每人做一個小木馬。

            昨晚老木匠臨走,兩個小家伙還不忘膩膩的提醒著。

            爺爺,爺爺,別忘了我的小木馬。孫子拽著老木匠的衣角。

            爺爺,爺爺,還有我的。孫女拉著爺爺的大手。

            哎,哎,爺爺都記得了。明天,明天,爺爺親手給兩個小家伙做木馬,好不好。老木匠臉上笑出了一朵花。

            好哎,爺爺真好。兩個小家伙,開心極了。

            老木匠也開心極了,一手抱著一個走向門外。來親親爺爺一下。

            吧唧~吧唧~

            哈哈,哈哈。老木匠大聲笑了起來。要不是奶奶提醒,他還不想走呢。

            快,和爺爺奶奶說再見。一直沒說話的妻子對著兩個小家伙說。

            爺爺奶奶,再見。明天別忘了。貪玩的小家伙,還是不忘了提醒爺爺,木馬。

            好好,再見,爺爺明天再來。老木匠輕輕地放下了兩個小家伙。

                終有一天你我會變老/但那時/我只想繼續陪你漫步夕陽中/終有一天你不再美麗/但那時/我會拉著你的手依然為你拂去嘴角的白發

            小木匠走進屬于自己的家具作坊。換上工作服,照舊輕輕地為自己點燃一支香煙,也只有在這里,才能過著吞云吐霧的滋潤生活。

            煙氣繚繞了好久,遲遲不肯散去。猛地允了一口,隨意的吐著煙圈,不時調皮的戳斷,嘴里還不閑著,不時地哼著自己覺得猶如天音的曲子。心里美滋滋的。

            煙頭被不情愿地掛在嘴角,右手拿起小鐵錘。當當當~有力的沖擊著鐵釘。不大會兒,組合柜的雛形就出來了。

            吐掉掛在嘴角的第二個煙頭,用腳狠狠地捻滅。妻子做好了早飯,還等著自己去炒幾個小菜呢。一想到自己的妻子,小木匠嘴角又掛起了笑。

            換掉工作服,來到廚房。妻子正在擇菜。

            我來吧。小木匠笑著奪過妻子手中的菜。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。

            妻子笑笑,又拿了過來。今天又起床這么早,家具一定很多吧,累不累?

            不累。倒是你,昨晚上累壞了吧?小木匠壞壞的看著妻子。

            討厭死了,趕緊去刷牙洗臉,不想和你說話。妻子面色微紅,假怒的訓斥著他。

            遵命,娘子。小生去去就來。等著我來炒菜。小木匠挑了一下妻子的下巴,快速跑開。

            趕緊去。妻子說著話,菜頭就扔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都這么大了,還像個小孩兒似的,真拿你沒辦法。心里美滋滋的抱怨了一會兒自己的丈夫。

            小木匠沒有去衛生間,而是來到了兩個小家伙的屋里。

            兒子哎,閨女哎。該起床了。一手晃著一個,嘴里嘟囔著。

            還是女兒比較聽話,嚶嚶自語的揉著小眼睛。

            寶貝閨女哎,起床吃飯了。小木匠順手拿起了女兒的衣服。看了半天,不知道從何穿起。

            老婆~你來一下,這衣服怎么穿哪?一邊說著一邊抱怨妻子不該給他倆買奇形怪狀的衣服。

            爸爸,是這樣穿的。兒子被老爸偌大的嗓門吵醒了,拿著姐姐的衣服給爸爸示范著。

            你穿的是姐姐的衣服。小木匠撇著嘴。快脫下來,給姐姐,你穿你自己。

            可是,媽媽沒有給我說怎么脫。小家伙大眼睛傻傻地看著老爸。

            爸爸,你看吧,弟弟穿了我的衣服。女兒拽著穿在弟弟身上的自己的花花小衣服,噘著嘴。

            老婆~你到底來不來?又是一嗓。

            來了,來了。妻子帶著圍裙。噗的一聲笑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屋里的場面讓她不得不笑出聲。小家伙穿著姐姐的衣服,姐姐不停地晃著、拽著他的衣角。丈夫則木訥的坐在那里,不知如何調節這穿衣風波。

            妻子的到來,很快就解決了屋里的小風波。拍了一下小家伙的屁股。趕緊和爸爸還有姐姐去刷牙洗臉。

            是,媽媽。鬼靈精怪的朝媽媽敬了一個軍禮。

            一天就這樣開始了。小木匠喜歡這樣的生活,安居樂業。有著疼愛自己的妻子,還有兩個調皮又聽話的小可愛。生活還不時的來一個小鬧劇,穿衣風波也僅僅只是其中一個。

                現實需要愛的勇氣/我卻讓它留在了我的夢中/夢中/我夢見了自己成了一個詩人

            他和她第一次相見是2008年剛上高一的時候。但他們認識到熟悉卻是在下一年。作為一個外市的學生,他感到巨大的落寞,一個人去吃飯,又一個人趴在桌子上胡思亂想。有時,晚上還自己一個人躲在被窩,偷偷地掉眼淚。哭著哭著,慢慢進入夢鄉,他夢到了流星,可是不知為何,夢境如此真實,無數的流星照亮了夢的夜空。

            但耀眼的星光卻無法點綴無邊的夜空。

            該死的學校。他常常這樣抱怨。

            一年留給了他無盡的回憶,但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。回憶是要用來回憶的,儲存美好的記憶終將會流逝。

            終于還是結束了,縱然有許多不舍。但現實就是這樣,你從不知未來會怎樣。你不知何時下雨,不知何時下雪,不知在何處何時遇到對的人。

            一年的時光雖短,他養成了看星空的習慣。

            望向窗臺,繁星點點。遙遠的夜空,那么的陌生,卻又那么熟悉。

            原來,他在等著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下一年,他就開始喜歡她了。他太害怕孤獨了,以至于不敢接受來自她的疏遠。假裝著,欺騙著自己。她是不討厭自己的。他給她寫情書,卻從沒給她看過。

            握著那抹月光

            你是否知道送給誰

            微風吹不動的身影

            又在等待著誰的牽動

            思念在腦海中浮動

            思緒飄飛又將飄向何處

            月下守望 守望那熟悉的背影

            閃閃繁星 能否指引我的答案

            找尋你的目光 四處逃竄

            剩下我的身影 依然風吹不動

            我又該承受多少的孤獨

            我舉頭深情凝望

            滿天繁星能否找到熟悉的身影

            ——《月下守望》

            只有在操場邊的那棵樹下,才有可能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他深深的愛著她。

            有人說過,失戀使人成長,讓你成為一個詩人。他從來沒有戀愛過,也沒有失戀,卻也能寫出這樣的詩文。

            一定是老天被自己感動了,才會讓你成為我的妻子。小木匠常常這樣對自己說。

            樣子類吧,那是因為當時我瞎了眼了,才會從了你,嫁給你,還給你生了孩子。妻子就這樣依偎在自己的懷里,不時地打擊著他。

            他對她有著無盡的思念,這思念猶如斷腸的苦藥,是折磨,更是解脫。

            每當夜幕降臨,他都會想她。

            深知你的夢。今天我又做了一些可怕的夢,害怕極了。不知你現在睡的好嗎?是誰出現在你的夢中,又是誰打擾了你的美夢。原諒我不夠勇氣,因為我怕,我害怕拒絕,害怕孤獨。不知夢中的你能感受到我的思念嗎?

            有時,暗嘆自己好傻/暗嘆過后,繼續選擇在你/身邊做一個傻瓜/有時,等到滿臉倦容,等到心在滴血/一覺醒來,陽光還在,等待你的心/好像從未停止跳動

            命運就這樣喜歡給你開一個大大的玩笑。

            2012年,他和她被同一所大學錄取。三年了,他愛著她已經三年了。許多朋友都勸他放棄吧,何必要在一棵樹上吊死呢。

            他笑笑,不置可否。一如既往的做她身邊的傻瓜。

            妻子經常給小木匠開玩笑。我一直都懷疑你到底是不是從高中就一直愛著我。

            這時,小木匠都會很無語的反駁。就是的,信不信由你。

            我才不信你會愛我這么久。說著話,靠的更緊了。

            高中過去,他倆竟沒有一張合照。他保留著她所有的來之不易的照片。她送給他的沙漏,他一直留在身邊。

            他向她表白,被拒絕。他沒有哭。

            給媽媽打電話,他哭的稀里嘩啦。

            她生日,他的第一封情書送給他。

            卻得到她的一句,我真的還不起。

            他不懂,打電話問她。

            我和你沒有可能。她對他說,陌生的好像自己從來就沒見過。

            他蹲坐在宿舍的陽臺。遲遲不愿起來。她不喜歡我。喃喃自語。被拒絕依舊沒有哭。

            有時候

            等待需要練習,需要時間

            練習久了,心也就跟著漸漸倦了

            時間長了,你也就跟著慢慢淡了

            可是,我卻選擇了用等待

            為你執筆

            試著用筆尖勾勒你的眼神

            它卻陪我犯錯,戀上你的笑

            試著用紙張想象你的面容

            它卻用心血繪畫對你的想念

            從來沒想過會等待這么久

            等待久了,也便成了習慣

            也從來沒想過會這樣等待

            如此姿態,任何時間都是等待

            有時,暗嘆自己好傻

            暗嘆過后,繼續選擇在你

            身邊做一個傻瓜

            有時,等到滿臉倦容,等到心在滴血

            一覺醒來,陽光還在,等待你的心

            好像從未停止跳動

            本以為我是用等待為你執筆

            殊不知,是執筆伴著思念

            ——《用等待為你執筆》

            當笑容掛在我的臉龐/我知道我愛的是你/當眼淚滴落夜的光亮/我知道我愛的是你/時光荏苒君非往/但愛你的心卻從冷卻過

            一定是老天被自己感動了,才會讓你成為我的的妻子,我的愛人。手拿著錘子,小木匠又在自言自語。

            小家伙,快來,爺爺來了。老木匠人還沒走進院里,聲音已經傳過來了。

            爺爺,爺爺。兩個小家伙兒聞聲手捧著西瓜滿臉汁水的跑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爺爺,我可想你了。小孫子一臉正經的說著。

            你想的是木馬才對。小木匠在心里補充道。

            爺爺,你吃西瓜。還是孫女疼爺爺實際點。

            爺爺,你吃我的,我的比姐姐的甜。小家伙生怕姐姐搶走了他的爺爺,也賣力的討好著爺爺。

            好好,爺爺兩個都吃。老木匠黝黑的臉龐又笑出了一朵花。

            爺爺帶你們去玩秋千好不好。老木匠指著院子里的秋千溺愛的問著。

            好,我要先玩。說著,邁著不算利索的小步伐,蹭蹭的跑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乖孫子哎,慢著點,別摔了。老木匠笑呵呵的提醒著,又一只大手牽著孫女的小手走向了秋千邊。

            妻子從客廳出來,端著一盤西瓜,走到丈夫身邊。給丈夫拿了一塊兒最大的。老公,吃西瓜。

            小木匠順手把妻子拽到了懷里,手把著妻子的肩膀,滿是愛意的看著美麗的妻子,另一只手輕輕地撥去妻子嘴角的發絲。

            爸,你也來吃塊西瓜吧,讓他倆自己玩。妻子對著公公說道。

            好好,等一會兒我就過去。

            老木匠手腳利索的鋸出了兩個木馬雛形,嘴里不時地吹著小調。給孫子孫女做木馬,心里舒坦,帶勁。

            兩個小家伙還不時的拿著水濕的毛巾給爺爺擦擦汗。老木匠的小調吹的更響了,手腳更加快了。

            一上午的時間,兩個木制的小木馬就被制作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駕駕駕,姐姐你來追我呀。我的比你的快。

            小木匠遞給父親一支煙,兩個大人就這樣抽著煙,小木匠像極了他的父親。同樣的姿態看著兩個小家伙滿頭大汗的玩鬧。

            爸,你倆都少抽點煙吧。妻子不知道啥時間來到了他倆的身后,手里端著兩杯水。

            哎哎,好,不抽了。老木匠看著兒媳滿口答應著。老木匠當時可是對這個兒媳非常滿意呢。

            晚上,繁星點點。小木匠和妻子依偎在庭院的長椅上,兩個小崽子被爺爺接了過去。難得有了二人世界。

            一陣小風吹來,小木匠看看雙目微閉的妻子,輕輕用手給她拂去額頭的碎發,一個香吻印在了臉頰。

            妻子挪了挪身體,換了一種更加舒服的姿勢環抱著丈夫的脖子。小木匠用手刮了一下妻子的鼻頭,笑了笑。

            你又笑我干嘛。妻子的雙眼依舊微閉著。

            笑你傻,笑你可愛。笑我一直愛你。小木匠玩笑似的認真說著。

            你愛不愛我那誰知道,誰知道你心里是不是在想著別人。妻子狠狠地在小木匠的肩頭咬了一下,覺得有點狠了,又用手掌溫柔的給自己的丈夫揉著。

            我后背癢癢,快給我撓撓。妻子扭動著身體,企圖用衣服的摩擦減少一點癢感。

            小木匠從妻子的衣服的下擺把色色的大手伸了進去,不停地找尋著該找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夜間,昏暗曖昧的的燈光下,傳來陣陣呻吟聲。

            星際最美的不過流星/輕輕地劃過夜空/流星只一瞬,卻點綴了/夜空的夢/世間最美的不過曇花/靜靜綻放在夜晚/曇花只一現,卻裝飾了/夜晚的美

            他以為他和她不再有可能。卻因為一個承諾,看似荒唐的承諾,玩笑似的讓他倆牽手。

            等到大四,你若還沒有女朋友,我若還沒有男朋友,我們就在一起。夜已經很深時,她對他說。

            一切的等待都值得。愛戀幾年,他哭過笑過。

            他曾經也幻想,她要是自己的女友該多好,哪怕僅僅是一天他都滿足了。

            現在幻想馬上就要變成現實,他卻又感覺那么的不真實。一夜無眠,輾轉反側。原來我還在乎你。

            他曾在詩文中寫過。

            怎么辦/依然有關心你的習慣/怎么辦/我對你依然想念/我的思念遠赴天邊/你的溫柔無法重現/我們的故事成為永遠/到最后都化為無邊的想念

            大二暑假,他去上海打工。給她買了一對耳釘。

            她說沒有喝過鹽汽水,他又從上海帶了兩瓶鹽汽水到學校。

            值得紀念的一天。201497號,她對他說,咱倆在一起吧。

            好啊。他腦子一片空白。隨手擰開喝了一口鹽汽水。

            其實,他欠她一個表白。

            他問過她,不是說好的要等到大四嗎?怎么大三就在一起了。

            那是因為我覺得早一年,晚一年都一樣,不想讓你再等一年了。

            傻瓜,其實她不懂。為了她,再等一年又怎樣。

            五年的等待,換來你的值得依賴。

            妻子靠在小木匠不算結實的胸膛,卻能感到無盡的安心。老公,我以后都好好愛你,你也帶好好愛我。再也不讓你等待了。

            現在這樣就好,有你,有兩個小家伙。有家,又有自己的工作。安居樂業,平平淡淡的就好。

            小木匠再一次給妻子拂去額頭的亂發,啄了一下她粉嫩的臉頰。

            輕輕地為她哼唱著。

            當你老了/頭發白了/睡意昏沉

            當你老了/走不動了/爐火旁打盹/回憶青春

            多少人曾愛你青春歡唱的時辰/愛慕你的美麗/假意或真心

            只有一個人還愛你虔誠的靈魂/愛你蒼老的臉上的皺紋

            當你老了/眼眉低垂/燈火昏黃不定

            風吹過來/你的消息/這就是我心里的歌

            當我老了/我真希望/這首歌是唱給你的

            ——趙照《當你老了》

            頂一下
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0%
  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0%
        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  分享到: 更多
            發布者資料
            毛小毛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: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:2014-06-06 17:06 最后登錄:2018-12-15 15:12

            推薦內容

            • 存折

              茫然 激動 忐忑不安 擁有了屬于自己的第一張存折   曾見過媽媽的存折 包袱...

            • 想你也是虛擬的(組詩)

              想你也是虛擬的(組詩) 邵小平   ◎遇到你   遇到你,你只是一個QQ ...

            • 風問

                深夜醒來,聽見窗外的風聲。   這陣風是如何飛越千山萬水,歷經無數日夜...

            • 誰在為你默默修行千萬年?

              千萬年前,我是深山里的一方頑石。風雨在我的身上變幻,我被侵蝕成一顆滄桑的陋石。 ...

            • 竹靈

             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,那片青翠的竹林,在他離開后的那個黃昏,開滿了潔白的花朵。只為了...

            • 生命的旅途有你是一種美麗

              在漫長的人生道路上,總會遇到幾個很特別的人,就比如你。或許只是純粹的精神寄托,或...

            啪啪在线综合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