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acronym id="sfaqz"><legend id="sfaqz"></legend></acronym>
      <var id="sfaqz"><rt id="sfaqz"><big id="sfaqz"></big></rt></var>
      <var id="sfaqz"></var><acronym id="sfaqz"><form id="sfaqz"><mark id="sfaqz"></mark></form></acronym>
      1. <acronym id="sfaqz"><form id="sfaqz"></form></acronym>

          1. <var id="sfaqz"></var>
          2. <acronym id="sfaqz"><form id="sfaqz"></form></acronym>
          3. 當前位置:主頁>原創天地>歷史軍事>

            黃金甲,眉間砂

            時間:2018-09-23 15:36來源: 作者:狐曉玥 點擊: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血染金甲如虹,尸骨堆疊如峰

            江東子弟如燭龍 順風戰奸雄

            血氣如潮涌

            火神運籌帷幄,勝負盡在不言中

            刀劍爭鋒

            羽扇綸巾我成竹在胸

            其疾如風

            其徐如林

            侵掠如火

            魂斷身如古松

            一起一伏如天鳳

            血撒疆場燃金甲

            最后一滴血

            為你點絳眉間朱砂

            赤壁,我預感設想著即來煙云彌漫整個赤壁,風飛沙,血染花,黃土葬英骸,折戟沉漫沙。我是周瑜,東吳的大都督,負手而立赤壁城垣上。曾經羽扇綸巾,焚香操琴談笑間決勝千里,別人猜不透的是我內心城府,我布局籌謀著屬于東吳未來。

            我唯一自豪的地方是我有一個讓梟雄垂涎的伊人,當然這也是我苦惱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江東,珠簾后,一曲琴聲揚起,朦朧奏琴的伊人,隨著琴音如夢,似幻,如幽。如一簾幽夢,一朵稚嫩的花骨朵問:“什么是未來?”凜冽的風回答道:“未來是自信的人特權,他們將未來握在手間,他們相信喜歡的人能陪在自己身邊,哪怕未來又或者明天會因此堵上性命,也會去試一試,未來在他們帷幄布局中,但有時候他們只賭贏了開頭,卻不一定猜對了結局。這便是未來,很是捉摸不定。”

            語落,風凜冽,一往無前。聽罷,花搖曳,似懂非懂。

            赤壁,我披著黃金鎧甲,手持羽扇,站在高聳的城樓,只是我臉上再也沒年少輕狂,我內心甚至有一絲害怕,是因為有人觸碰到我的軟肋,而且這個人還是一代奸雄,挾天子以令諸侯,手握八十萬雄兵,腳下強將如林。而長江自古天險,是我方的優勢,也是唯一優勢,很是讓人頭大,頭大的想拿豆腐撞墻。赤壁這一戰不可避免,關乎東吳存亡,也關乎我的她,雖然有一句至理名言叫要想生活過的去,身上就得帶點綠,啊呸!我不是一個愿意屈服的人。在我撕碎了寫著“銅雀春深鎖二喬”紙張后,為了贏,我激上司孫權迎戰,分析此戰局勢,只求允我一戰;我鞭笞下屬黃蓋,手段狠辣,鞭鞭到肉,笞笞見血,只求苦肉以假亂真;我反間同僚蔣干,殺其水軍大將,只求勢均力敵。做完這一切,心里所想的是還不夠,還不夠,未來對上曹賊,還是太勉強。我屈身請教南陽的孔明,我們兩各自在手心寫了一個火,但我需要風向轉變,他說他能借,我很是懷疑。

            我需要東風,我太需要了,我神態如同瘋魔,我身形如同風魔。

            江東,琴音依舊,好似浮生如夢,凜冽的風向西面執拗的漂泊行走,嬌嫩的花兒一路相隨。這是花最好年紀,這也是風最溫和季節。花翩若驚鴻對風道:“風,奴家此生為君嫵媚。”風動若游龍對花瓣道:“花,小生此生為汝憔悴。”風有時候會好奇問花兒:“你為什么選我?”花兒總是很逗趣回答:“這個故事很長,需要我用一生去講述,你愿意聽嗎?”

            語落,風帶著花,觀大江南北。花伴隨風,一生無悔。

            赤壁,我羽扇橫揮,剎那,箭鏃燃著心中的向往,心中寄托,心中怒火。隨著東風的助力,如秋后飛蝗,鋪天蓋地,連云掀海,此刻,曹賊的鐵索連舟就像又豐滿又肥碩,還捆扎好的稻穗。殺聲起,烽火燃,在層層布計下,在卓越的演技下,只聞一聲“殺!”曹賊八十萬大軍如同裂帛,應聲而破,江東子弟何懼天下!一刀刀似蛟龍騰淵,一劍劍似猛虎出林。男兒忠骨浸黃沙,金戈鐵馬征天涯!身后是故園,沙場便是家!手持長纓撒熱血,腳踏山河捍家園!醉臥沙場君莫笑,白骨堆積千年道!

            我,無言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末,刀劍,聆聽歲月洗禮。折戟,塵埋漫漫黃沙。

            江東,此刻,琴弦急撥,琴音高漲,高潮迭起,風將花安置歸處,隨即起旋,轉向,一改溫文爾雅,他狂呼,他長嘯,回蕩屬于他的戰場,也是馳騁的修羅場,唯有一方倒下,安能言降?忽而,琴音急促,何來的不安?何來的心思繚亂?何來一道驚雷,心亂,曲擾,弦斷。割破芊芊指尖滲著絲絲血紅,一滴鮮紅順著手指尖滑落,撥弄面前七尾焦琴,不經意敲奏商音。

            一曲琴聲揚,誰奏別離殤?

            赤壁,這場戰贏得不易,血染紅了江岸,我搭上自己,眼迷蒙,迷蒙間我回想到了從前。我平時喜歡彈琴,那種木納的琴,我彈了許多年,它一直在身邊,她也一直在身邊。后來“曲有誤,周郎顧。”現在喬琬就是我的琴,此時,她陪在我的身邊,只是傾城的花容卻沒笑意,唯有斑駁淚珠,似絲絲,似依依,斷斷續續,卻又如同池塘里荷花的根一般,藕斷絲連,很是矛盾。這一刻我很想彈奏一曲,也是最后一曲,指尖緩緩伸出,卻不料喉嚨微癢,只覺一甜,忙不迭用手掌捂住嘴角,再次伸出手來,帶著血污,我想撫琴,也想撫摸她的臉,卻怕污了琴面,也怕壞了這一時傾城之顏,指尖輕輕勾起一絲血漬,緩緩點在琴間,也點在伊人眉間。

            江東,浮生若夢,夢不覺,輾轉千回,續前緣。千年后,古道,石橋邊,柳樹下,伊人容顏依舊。只是她不是喬琬,我也不是周公瑾,亂世烽煙在這個世紀停歇。她指尖在琴上撥弄,敲奏,很用心彈奏一曲,雖然初次相遇,卻讓我癡迷,仿佛很久很久以前就認識一般,同一時間彼此四目相望,此刻,冥冥中我們被命運系上的紅線,牽引著彼此,以秒速五厘米靠近,時間是流動的,忽然凝結,回到最初相遇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原來她在我心里留一件東西。

            尾:如果江東枯了,還有一滴淚,是她刻意留在我心里。縱然輪回千年,只要她再起彈奏響琴律,風就會搖曳風鈴再次喚醒這段千年的情話。


            頂一下
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0%
  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0%
        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  分享到: 更多
            啪啪在线综合影院